打破三种传统进入三种思维

发布日期:2017-12-18信息来源:原材料与消费品工业科

  原材料与消费品工业科涉及行业十几个,在人员和精力都有限的情况下,只能重点从十几个行业中聚焦发展空间大、潜力足、有基础的5个行业即:服饰、陶瓷、医药、食品、新材料。3+5+2中就有4个行业和本科室相关联,这5个行业中除开新材料其余的都属于消费品范畴因此这次务虚会我的重点还是在聚焦消费品上。
  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投资、出口、消费,我们国家现在已经从之前的投资拉动转变成为了消费拉动经济增长的模式。在申报2017年全国消费品工业三品城市的申报表中,国家把消费品分成轻工、纺织服饰、食品、医药、家用电子五个大类进行统计。下面我就株洲产业谈一些自己的看法。株洲经济结构由公有制经济,机械制造加工(重工业)为主,而非公经济和消费品工业(轻工业)在整体株洲产业发展过程中一直处于第二梯队的位置,这是由株洲整体工业发展历史决定的,但是从全国经济行业发展来看,使得城市充满经济活力的来源始终还是非公经济里的消费品工业这一大块。全国2017年个人富豪排行榜中涉及经信委服务范畴的富豪人数占比达到44.1%(制造业27.9%,医药6.7%,食品饮料3.3%,服装纺织3.2%,钢铁1.7%,新能源1.3%),其中制造业中大部分也还是消费类电子产品范畴如:美的、小米等,所以将近整个富豪榜35%左右的财富拥有者所属领域都在消费品工业领域,百强富豪们被房地产、IT互联网和消费品三大板块所瓜分。这可以说明一个问题,消费品工业是一个拥有巨大市场基础,市场化运作完善,非公经济集聚,竞争激烈,技术含量高的一个优势行业种类。
  因此我想提几点自己的想法:打破三个传统,进入三种思维。
  一、要打破传统的产业发展思维,进入大工业发展思维模式。城市的发展离不开工业,特别是株洲这个城市,产业的概念容易形成观念上的束缚,对于工业的发展、政府的决策、资源的配置、技术的运用等,如果都围绕产业划分,那么就会产生局限片面的结果。在城市工业整体发展的过程中,产业只能作为一个统计口径,一个工业发展中的组织架构,但并不能作为政府对整体工业政策施政的标尺,明确优势发展的依据,企业界定的唯一标准。产业与产业之间存在链条式、互补式、衍生式的逻辑关系,但从城市工业发展的角度来看,往往只存在能源利用、环境安全、产能效率、市场潜力、科学技术、劳动就业、经融成本等层面的相关问题。产业需要集聚发展,但工业的提升还是需要跳出局部看整体,在项目投资、土地供应、人才培养、科研储备、配套设施建设等方面出发,形成整体工业发展思维模式,摒弃传统产业束缚,结合互联网、金融、智能制造等发展新元素,将传统单一产业发展、融合或者衍生,站在大工业的角度思考和看待问题。
  二、要打破传统的三大产业分类,进入大经济发展思维模式。农业、制造业、商业这样的一产、二产、三产的传统三大产业分类,在现在整体经济发展的过程中已十分模糊了。农业的现代化;制造业的互联网+、生产性服务业、公司+农户等;商业的互联网化、实体化;都已经远远超出了原先传统产业分类的界限。如今的经济发展也已经跳出了地域的束缚,食品行业与养殖户,纺织服饰行业与养殖户,中药行业与种植户,一产和二产的融合,三产与一二产的紧密联系,都说明了产业融合发展的情形已潜移默化的开始了。我认为社会大经济的发展思维模式核心应该是创新,利用科技创新改变传统、利用思维创新改变模式、利用合作共赢改变心态、利用服务民生改变导向,对大经济体内的农民农村农业、工业、服务业等融合贯通发展。
  三、要打破传统的数字经济格局,进入新民生发展思维模式。
  习近平总书记说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句话很好的印证了要打破传统的数字经济格局,进入新民生发展思维模式这个观点。民生发展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重要内容,也是工业文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社会大经济的发展模式放在中国而言,核心内容始终还是服务民生发展的一种手段、一个方式、一件工具。经济的发展在宏观角度来分析,就是云海一样的数字堆积,关注在一些关键性指标数据,例如:PMI采购经理指数、CPI消费物价指数、PPI生产物价指数、GDP国内生产总值等。但数字经济的逻辑往往具有片面性和局限性,数字经济中反应的是社会经济的活跃程度,但却忽略掉了创造经济的实体和个人,数字经济始终是虚拟的数字逻辑,没有真正回到现实社会中来,整个社会必须要在数字经济的发展中看到民生发展的重要性。食品的短缺、大气污染的威胁、教育资源的匮乏、重大疫情的泛滥、贫富差距的拉大、战争的爆发等等这些都是比数字经济更重要的关系到长远发展的新民生问题。

 

责任编辑:市经信委